铁矿石价格逆势飙升——这是一场被外资操纵的“游戏”?

一方面,港口的库存不断增加,给港口造成严重压力。另一方面,下游的钢材价格正在下跌,导致交易低迷。

但与此同时,铁矿石价格正在上涨。

近日,一封在互联网上流传的钢铁行业普通从业者给这位领导人的信质疑,海外资本通过操纵普拉特莫克(Platts MOC)现货平台,利用平台规则的漏洞,不断抬高普拉特指数的价格,从而达到操纵普拉特指数的目的。

“从具体内容来看,这有点可信,应该由内部人士来报道。

一位钢铁行业内部人士告诉记者。

这一事件背后是铁矿石定价权的“约束”。

尽管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需求国,但由于四大外国矿的强势地位,中国没有铁矿石定价权,只能被动接受外资的“游戏规则”。

异常价格趋势”最近,进口铁矿石价格呈现异常趋势。钢铁价格快速下跌,铁矿石港口库存快速上升,而进口矿石指数快速上升。进口矿石的价格正在迅速上涨。

“1月13日,在中国钢铁协会2018年(扩大)董事会议上,中国钢铁协会2017年轮值主席金伟表示。

据“我的钢铁网”数据,2018年第一个交易日,国内现货钢材价格综合指数下跌1.88%,主流钢筋平均价格也下跌157元。

但与此同时,铁矿石价格继续上涨。2017年12月底,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(CIOPI)较上月末上涨9.94点,进口铁矿石价格指数较上月末上涨9.55点。

为什么会这样?一些分析师认为,这主要是由于春节前夕钢厂集中库存和补货导致采购量增加,导致市场短期需求增加。

不过,上述钢铁行业内部人士告诉记者,虽然春节因素有一定的拉动作用,但春节每年都会举行,对铁矿石价格并没有产生如此大的影响。

春节因素是否会导致铁矿石和钢材之间如此大的偏差,这是值得怀疑的。

另一种观点认为原因在于资本投机。

最近,一封钢铁行业普通工人给领导人的信在钢铁行业流传,信中质疑海外资本利用普拉特MOC spot平台的规定存在漏洞。操作方法是在普氏MOC平台上连续购买装载周期相对较短的铁矿石PB粉,连续购买而不需要竞争对手的任何回应,利用平台规则中的漏洞不断提价,从而达到操纵普氏指数的目的。

“一般期货算法是将交易量和交易价格结合起来计算加权平均价格,这不容易操作。

“一位期货分析师告诉记者,而普拉特指数算法是计算平均价格,不管成交量是多少,不管成交量是一艘船还是十艘船,都会产生一个指数。

这样,当市场不景气且成交量较低时,很容易钻空。当一艘船的报价很高时,整个指数就会上升。

同时,普氏指数是现货市场的风向标。铁矿石现货价格主要是参照普拉特斯指数计算的。普拉特斯指数的上涨也将导致铁矿石现货价格的上涨。

定价权“由他人控制”。钢铁行业的人们认为,资本投机推高了铁矿石价格,这大大增加了钢铁厂的成本,影响了实体经济。

与此同时,一些钢厂仍在大连铁矿石期货市场对冲,这也将遭受损失。

然而,在上述期货分析师看来,钢铁厂对铁矿石的需求只是时间问题,无论价格如何,他们都会吃掉铁矿石。

与此同时,自2016年以来,钢铁价格飙升。一吨螺纹钢的利润超过了1000元。铁矿石价格在短短一个月内的波动不会对其产生太大影响。

“关键是定价机制有问题。

”他说。

2010年以前,铁矿石的定价方法主要是“协议价”。今年年初,钢铁厂将与四大国际铁矿石谈判一个“协议价格”,然后价格将在一年内基本保持不变。

然而,由于铁矿石价格和运输成本剧烈波动,长期合同难以实施。

从2010年起,澳大利亚必和必拓、巴西淡水河谷与国内部分钢厂达成铁矿石短期合同定价协议,定价方式由年度定价逐渐向季度定价、月度定价和即期定价转变。

在这个过程中,普氏指数已经成为钢铁行业既定的铁矿石定价“基准”,因为力拓和其他国际铁矿石供应商使用普氏指数作为主要参考标准。

公共信息显示,普氏负责设置普氏指数。普拉特通过电话查询和其他方式从矿工、钢厂和钢铁交易商那里收集数据。其估价主要基于当天最高买方报价和最低卖方报价,无论实际交易是否发生。

“这条规则有漏洞。一些期货交易者自己做现货交易。他们可能首先在大连铁矿石期货市场建立多个订单,然后通过报告现货市场的高价询价来提高普拉特指数(Platts index),从而推高大连铁矿石期货价格并获利。

“期货分析师说。

既然这个定价机制有漏洞,为何仍被大家接受,成为业界的“标杆”?主要原因是四个外国矿主宰了铁矿石市场。尽管中国是一个大进口国,但它没有定价权,只能被动接受。

“中国钢铁协会曾经编制了中国的铁矿石价格指数,大连商品交易所也设立了铁矿石期货,新加坡有铁矿石掉期交易,但这些指数使用较少。

”期货分析师说。

数据显示,中国粗钢产量现在占世界钢产量的一半,生铁产量占世界钢产量的一半以上。全球铁矿石需求的增长主要集中在中国。

铁矿石定价权的竞争对中国钢铁工业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