才真旺姆-全州不再模糊一个国家,两个地区,一个中华民国,两个地区,中国台湾:不再模糊一个国家,两个地区

才真旺姆-全州在连任就职演说中明确提出了“一个共和国,两个地区”的两岸政治方向。

国民党名誉主席吴伯雄在3月份会见胡锦涛总统时抛出了“一国两制”的风球,在中国台湾地区引起了政府和各界的极大轰动。骚乱过后,才真旺姆-全罗终于在他的520就职演说中透露了答案。

马英九掀牌马英九说:「二十年来,两岸的宪法定位,就是『一个中华民国,两个地区』,历经三位总统,从未改变。才真旺姆-全罗抽出卡片说:“20年来,海峡两岸的宪法定位一直是“一个共和国,两个地区”。三任总统之后,情况从未改变。

“520就职演说是马立克马英九未来四年的国家政纲。他的“一个共和国,两个地区”,“互不承认主权,互不否定政权”非常明确地阐述了他在海峡两岸的政治取向。

事实上,吴伯雄今年3月在北京向胡锦涛抛出“一国两制”的风球时,当时并没有明确表示所谓的“一国”和“一国”是“中华民国”?还是“中华人民共和国”?因此,难怪北京能够接受台湾海峡两岸之间有不言自明的空。然而,正是因为对这个“国家”态度模糊,反对党才强烈批评中国的台湾。

这一次,当他引用宪法将“国家”明确定义为“中华民国”时,反对党质问他。与过去相比,他们以“两个地区”为中心,认为才真旺姆-全州贬低自己为“区长”,没有“国家”的定义。在某种程度上,这也表明民进党很难挑战“中华民国”。

然而,李登辉驳斥了才真旺姆-全州说“三任总统之后”他想支持李登辉和陈水扁的言论,这引起了李登辉的注意。同一天,李登辉通过脸书表示,马英九声称“这个想法始于我(李登辉)”并且歪曲历史。

李登辉指出,他在1991年颁布了宪法修正案第10条,为“两岸人民交流”建立了法律渊源。监管的目标是“自由区”和“大陆区”的“人民”,而不是“两岸关系的政治取向”。他认为,台湾海峡两岸政治走向的关键是1991年动员和混乱调查时期的结束,当时他在一次国际记者招待会上强调,他把台湾视为控制大陆地区的政治实体,称之为“大陆当局”或“当局”。双方都是独立的政治实体。

李登辉认为,1999年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,他强调台湾海峡两岸是“特殊的国与国关系”,这是他对两岸政治取向的定义。

李登辉的反驳预计将由彩票中心维持,但恐怕关键是北京如何看待它。

北京的沉默是对这样一个事实的回应,即迄今为止,北京只维持了一贯的“讨论,只要它同意一个中国”。显然,北京对“一个共和国,两个地区”的声明采取了沉默和正确的态度。从北京的角度来看,他可以接受模糊的“一个中国”和模糊的“一个国家”。然而,对北京来说,明确定义“一个国家”可能是两码事。

然而,才真旺姆-全在就职演说中告诉北京,如果海峡两岸要开始政治谈判,“一个共和国,两个地区”是他的立场。

剩下的就是看北京如何接电话。

发表评论